首页 > 葛春生

澳洲中小学研究性学习透视

作者:葛春生 发布时间:2014-03-13 来源:

  澳洲教育以其高质的水准受到世人的瞩目,目前,它已成为澳洲第二大服务性出口产业(仅次于旅游业),每年给澳洲国民经济带来约30.2亿澳币的收入。

  这次我利用在昆斯兰理工大学教育学院进修机会,分别考察了两所小学、两所中学、参观了两个展览会,走访了有关教育人士,查阅了相关文献,现把澳洲中小学开展的研究性学习介绍给国内同行。

  一.研究性课程的开设是时代的必然

  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就提出了“ 学会生存,学会学习”的口号,这为更新教育观念、改革课程设制、完善课程评价体系奠定了强有力的基础。如今,各国政府都一致认为:人才的竞争实质上是教育的竞争。为适应新的形势,我国教育界积极推行素质教育。众所周知,素质教育的核心内容是创新能力的培养。为了适应知识经济对新世纪教育的挑战,澳洲政府也采取了新的措施,在认真反思的基础上,重新规划其教育。他们目前正在推行新的课程标准,即“新基础”(New Basics), 提出以“丰富的任务”(Rich Tasks)为课堂活动的形式,明确了以“促成成功” (Promoting Success)为导向的战略思路。

  “以人为本”的教育思想在西方推崇倍至,这在澳洲也不例外。昆斯兰州教育部在其制定的“2010教育概览”中明确指出:国立中小学面临着新的挑战,因而需要制定新的教育目的,这种新的目的必须能够适应不同学生的需要以获取高质的教育水准,我们应以此为指针,我们的目标应是造就年轻的一代思维活跃并具有反审能力的澳洲公民,发展其终身学习的愿望与技能……

  昆斯兰州教育部在其“1—10年级学校课程纲要”中又指出:真实具有活力教育的重点内容是培养学习者具备处理、分析与解决急需挑战问题的能力,问题的设制须与学习者的现实世界相联系,从而培养其分析、阐述能力并开发其智力……

  依我听见,研究学习的开展在国内还处于萌芽时期,澳洲中小学对研究性学习的研究要远远早于国内。2001年7月21日笔者有幸目睹了在布里斯本格里菲斯大学音乐学院所举办的第12届“成就展”(Excellence Expo)。实际上,这是一次研究性学习的汇报。那天来自于昆斯兰州、新南威尔士州北部的学校选送了196个研究项目(projects)给笔者留下了难以忘怀的印象。所有参展学生自己布置展室,他们的写作能力、绘画能力、计算机操作能力、演说能力、逻辑思辨能力等等都充分说明了澳洲学生动手能力、研究性能力不愧是世界一流。

  从参展的项目来看,所有学生对现实世界、未来社会均有着较为深刻的思考。概括说来,主要有下列一些主题 :

  1.环境保护

  有好几个项目都涉及此问题,如“布里斯班河的污染情况调查”、 “蓝色的海藻与环境”。

  2.社会与健康

  “媒体所报道的多元文化”、 “垄断(21世纪版本)--谈全球化问题”、 “太阳,皮肤癌及海滩”

  3.历史

  “时装的变迁”、 “德国的城堡”、 “人类起源及思考”、 “不可到达的彼岸—探索 ‘Titanic ’号船”

  4.科幻

  “恐龙灭绝后还会发生什么?”、 “机器人纵横谈”、 “太空及创新”、 “与U. F. O 相遇”、 “50分一本—克隆的未来”

  5.哲学

  “生命之意义”、 “平等—将桌子推翻”、 “痛恶现代技术”

  6.其它

  “谈‘酷’学校”、 “我是谁—痴呆者的历程”

  二、课堂教学是研究性学习的火苗

  2001年6月6日与6月13日,我们所有TESOL培训班学员参观了布里斯本市的圣约瑟夫小学和圣凯文小学,从我们所听的课中,我明显感觉到:研究性学习能力的培养始于课堂教学。现把印象最深的三节课作一简介。

  第一节是圣约瑟夫小学7年级的一节“社会与环境”。上课铃声响过之后,老师简要说明了一下本课的目的,接着布置了与内容有关的2个思 考题(tasks),让学生带着任务以小组为单位到校园空旷地带自行设计一个“本地生态系统”。所有学生带着笔记本、尺子、拉线到了校园一角,他们观察了树木、花草、昆虫、蚂蚁等与生态有关的内容,有些同学在地面画了示意图,老师与各小组学生分析、讨论甚至争辩着某些问题,几乎所有学生都作了较为详尽的观察笔记。下课前,所有学生又回到教室,每个小组选派了一位同学作了简要汇报,老师并作了简要总结。

  第二节是圣凯文小学7年级的一节英文课,内容是剧本学习,本节课是第二课时。这位老师稍许和同学一道总结剧本的特征,接着发了一份阅读讲义,内容是关于古埃及皇室的轶事,实质是另一剧本片段,老师让学生自由组合到学校草地上进行“彩排”,学生热情地投入了活动……

  2001年8月1日,我们TESOL项目的学员们又参观了另一所中学Toowong College。这所学校极富个性特征,它既开设为升入高等学校服务的理论课,还开设职业培训和成人补习的课程,极大地满足了社区的需求和学生自身的需求。在我们所听的课中,我们也明显感觉到:多数教师在培养学生自主学习方面是下了功夫的。一个名叫Teresa May 的老师给学生在校图书馆上了一节阅读课,表面看来很平淡,但细细观察与体味很值得深思。她把班上的学生带到图书馆后,将他们分成4个小组,给每个学生发了一份讲义,笔者仔细看了讲义上的内容,有问答题、填空题、填图题和简要论述题,内容涉及到语言、政治、历史、地理等方面的知识。老师鼓励学生查字典、查地图册,遇到问题同学间可以讨论,也可以和老师讨论。由于课堂时间所限,有部分同学没有在课堂内完成任务,老师在下课前给他们明确了一个期限。课后,我在“反思”中这样评价了这节课:从内容上来看,这节课培养了学生的多从能力;从教育观念来看,老师充分调动学生自主学习的积极性,同时又渗透了合作学习的因素,教师是学生学习的促进者与帮助者。在教学管理上,充分体现了民主、平等。

  学生的研究性能力不是天生具备的,教师要在学习活动中逐步培养,把学习活动从室内拉到室外就是很好的例证。

  (三、)精心的指导是研究性学习的前提

  在澳期间,我十分留心地收集了一些关于研究性学习的资料,从所有资料来看,各所学校、各位老师都对学生的研究性项目作了精心的指导。下面是Kevin Grove 国立中学8年级一位教师的指导材料:

  研究性程序 (1)释意—我真正想了解什么? (含关键词、目的、手段);

  (2)定位—在哪儿我能获取我所需的信息?(含已知、未知信息及可用资源);

  (3)选择—我该使用哪些信息? (含可省略信息和新信息)

  (4)组织—我该如何组织所获信息?

  (5)呈现信息—注意呈现对象;

  (6)评估—我从研究中学得什么? (含目标达成度、信息程序、呈现步骤、研究指向)

  有的教师还向学生提供阅读书目的单子,在指导的同时把评价的详细标准印发给学生。

  一般说来,每所学校每学期(semestre)要求学生每门课完成一个研究报告。在研究性学习开展的过程中,指导教师也密切关注着学生所定项目的进展情况,要求学生定期向指导教师反馈信息,指导教师与学生进行商讨,对出现的问题及时给予明确的指导。

  在研究性报告的成形期,学生可向社区寻求必要的帮助和支持,这主要是指信息资源的获取层面上而言。在澳洲文化中,一旦发现有抄袭现象,成绩一律作不合格处理。

  四、严格的管理是研究性学习的保证

  在学校所开设的许多课程中,所有澳洲中小学都把研究性任务(assignments)或项目(projects)作为评估学业成就一项重要指标,这在毕业年级所占比重更为明显,多达50%。因此,各学校都相应制定了严格的管理措施,并提出了改进意见,概括起来,主要有下列一些要点:

  1)研究项目必须是学生本人的劳动成果。抄袭或他人介入是绝对不可接受的,一经发现此类情况,应作出严肃处理。

  2)研究项目应该:

  (1) 工整书写或打印,凡打印稿,行间须留有足够的空间。

  (2) 标题页须包括:

  a. 项目问题的提出

  b.姓名、班级及格式

  c. 指导教师姓名

  d. 规定时日

  e. 若是在家庭完成的项目,须有家长的亲笔签名

  3)研究项目应有脚注及参考书目。在项目成形期,老师应告知学生这一要求。

  4)所有作业、研究项目应在规定时日上交。若无法在规定时日完成(如生病特殊情况),学生应在规定时日前向老师申请延期,分数作为迟交相应下浮。

  5)当作业批改还给学生后,学生有责任记入成绩册。若对分数有怀疑可向老师咨询,回顾薄弱方面,提出改进措施。

  改进意见要旨:

  (1) 理解问题实质:彻底理解所完成项目是必要的。若对所提问题有疑惑或不知从何入手,应与老师见面。

  (2) 广泛阅读:围绕所选话题广泛阅读,从一般概况书目到具体书目都要涉及。应作详尽笔记、收集详尽资料。记下资料出处,这样脚注与参考文献就易完成。应采取解决问题策略。多问与话题相关问题,通过系统阅读逐一回答相关问题。

  (3) 安排好项目:这是第一步。所有主要论点需1—2段内容,注意段落间的逻辑关系。

  (4) 书写阶段:完成草稿。修订草稿,添加资料,去掉重复或无关内容。请记住:

  a. 研究项目须有简介与结论

  b.所用材料有无相关性?所提问题是否已回答?

  c. 学生是否在阐述观点还是在解释话题?

  d. 学生是否把观点表达清楚?应重视语法、拼写、段落安排及总体呈现。通过阅读优秀论文以改进自身写作风格。

  (5) 教师的作用是提出建议。学生经以上步骤完成项目时,须大胆与老师探讨、商鹤。

  (五)反思与对比

  1.教育观念的差别:西方国家历来推崇“以人为本”的教育思想,教育者鼓励、引导学生“挖掘自我、实现自我”,而中国的教育一直倡导“传道、授业、解惑”, 从本质上来说,后者过分强调知识的系统性,教育者把受教育者当作知识的“容器”,而未当作学习的主人。

  2.澳洲与中国有着不同的评价体系:

在澳洲教育中,形成性评价与终结性评价同等重要,研究性学习作为学业评估的一项主要指标,这保证了其健康发展;在中国,“一卷定终身”的观念为几乎所有教师和学生所接受,这使目前的研究性学习成了“纸上谈兵”,流于形式,没有起到应有的积极效应。

  3.建议广大教师:

  加强自身理论学习,要培养自身的教育、教学研究能力。在平时的教育、教学中,要善于激发学生探究的愿望,教给做研究的基本方法。“授人以鱼,供一饭之需;教人以渔,则终身享用。”

  4.建议主管部门:

  充分完善对教师和学生的评估体系。同时,为研究性学习大开“绿灯”,比如定期的 “汇报展”、定期的视导检查,在推行素质教育的过程中确实起到“杠杆”的作用。

  从以上五个方面透视了澳洲中小学研究性学习,虽说管中窥豹,但若能对我国教育工作者起到点滴启发,笔者也就感到十分慰藉了。

  主要参考文献:

  1. Australian Non-Government Schools Guide VOLⅡ,2001,Queensland Edition

  2. Excellence Expo, 2001, Griffith University.

  3. Years 1—10 Curriculum Framework for Education Queensland Schools –Policy and Guidelines, 2001, The State of Queensland ( Department of Education)

  4. 2001 School Handbook ,2001, Anglican Church Grammar School

  5. Information From Kelvin Grove State High School

编辑:李月昭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