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李仁甫

少“预设”,多“预备”

——构建“生成”的语文课堂(3)

作者:李仁甫 发布时间:2014-03-06 来源:

        常言道:“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又云:“机会垂青于有准备的头脑。”45分钟语文课堂,自然需要课前大量准备的。我们完全可以说,“准备”乃课堂之母。“准备”之于课堂,是一种预先行为,所以“准备”又可称为“预备”。

        无论是“再现”的语文课堂,还是“生成”的语文课堂,它们都不能“独善其身”,都不是“空中楼阁”,都要面对一个共同的背景:课前的“预备”。然而,“再现”的语文课堂和“生成”的语文课堂,对待“预备”的态度有天壤之别。

        且看“再现”的语文课堂是如何“预备”的。首先是预备教学流程,比如课堂导入、检查字词、范读课文、文本切入、问题研讨(问题1……问题N)、课堂总结、当堂练习、课后作业,其中文本切入、问题研讨是核心性、标志性的流程。很多语文教师都把功力放在这些关键的流程上,他们苦思冥想,挖空心思,试图从文本中找出一个最佳切入点,并精心设计一系列环环相扣的问题,届时让学生一同顺着这个切入点和这些问题思考、回答。比如,一位教师备朱自清的《背影》一课,以第六段为切入点,设计了“父亲送别我是一种怎样的心境?文中哪些地方体现了父爱?面对父亲的爱,儿子是不是一下子就感受到了?”等问题。又一位教师备《我的叔叔于勒》一课,以悬念为切入点,设计了一揽子问题——小说开头写我家生活状况,在读者熟悉家庭之后,笔锋一转,引出人物于勒,我们不禁要问:于勒是谁?回答了于勒是谁后,作者说“那时候是全家唯一的希望,在这以前则是全家的恐怖”,我们不禁要问:这是为什么?小说描述了于勒年轻时怎样浪荡败家,怎样到美洲发了财,我们不禁要问:于勒回来了吗?小说笔锋一转写菲利普夫妇一家旅游,在船上见到很像于勒的卖牡蛎的老水手。我们不禁要问:这真是于勒吗?但此时作者并没有立刻揭开谜底,而是让菲利普夫妇去打听,直到证实确实是于勒,高潮出现。我们不禁要问:菲利普夫妇一家怎么办?

        试问,教师寻找的这个切入点难道一定就是最佳的吗?这个切入点从教者的角度来看,可能容易讲解,但从学生的角度来看,就有可能严重脱离他们的阅读实际。教师设计的一系列问题可能便于梳理全文、驾御课堂,但这些问题是不是学生阅读时产生的真正问题,对学生的思维实际有没有足够的把握?教者备课不能总是图自己方便,不能总是一厢情愿,是不是应该想一想:几十个学生在阅读文本时,他们难道没有原初的感受?他们在预习过程中,是如何切入文本的?他们有没有自己的猜想和发现?有没有自己的疑惑?就是在听讲的过程中,他们难道没有一点联想、一点感悟?他们可以插嘴,可以质疑吗?显然,在很多教师的教学流程里,往往忽视、无视学生的真切感受。

        其次是预备教学细节,由于这些教学细节是伴随着教学流程的,所以它们也就具有了流程性质,往往是要跟教学流程一同有序地“再现”的。因为致力于“再现”,所以他们让一切流程化,精心编写工序式教案,并外化为可以随时翻看的备课笔记,或者外化为可以即时点击的课件。设想一下,如果备课笔记被恶作剧的学生偷走,如果课件出了故障,这些教师会怎样?我想,他们会手忙脚乱,出尽洋相,难以将语文课进行到底。

        在“再现”的语文课堂的课堂上,他们最忧心、最揪心的就是课前的“预备”不能如愿显现。其实,这里的“预备”已非一般意义上的准备了,而是已经进入设计、设置的层面了。也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预设”。

        “预备”和“预设”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不妨来区分一下。“预备”是指教师和学生在课前预先所做的一切准备,而“预设”是指教师和学生在课前预先所做的所有设计。“预备”和“预设”的共同点是“预”,即预先(在课前),但也有区别:“预备”侧重于“备”(准备),“预设”侧重于“设”(设计)。具体地说,“预备”侧重于弹性的、动态的、不如此亦可(机动)的、仅仅充当备料的方面,而“预设”侧重于硬性的、静态的、非如此不可(强制)的、设计了要大力推行甚至一定要执行的方面。

        凡课必“预备”,这应该是课堂教学的金科玉律。但如果以为凡课必“预设”,就大错特错了。可是人们一直在滥用“预设”这一概念,把“预设”当作“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甚而至于,在谈“课堂生成”时也强调“预设”。其实把“预设与生成”放在一起谈,绝对是个伪命题。“预设”便于课堂的“再现”,主要是为“再现”而存在的,是“再现”课堂观的幽灵;而“预备”利于课堂的“生成”,主要是为“生成”而存在的,是“生成”课堂观的精魂。由此可见,“预设与再现”是一组相关概念,而“预备与生成”又是另一组相关概念,切不可张冠李戴,黑白颠倒,说什么“预设与生成”,说什么“惟有‘预设’才会有精彩的‘生成’”!

        精彩的“生成”,需要的其实是“预备”。下面就来谈谈“预备与生成”,谈谈“生成”的语文课堂是如何“预备”的。

        “生成”的语文课堂,看起来是信天游,是全球通,是信马由缰,是天马行空,是灵符显灵光,是石猴横空出世,然而这样的课堂更需要底蕴,需要潜能,需要工夫,需要预备。那么,“生成”的课堂究竟需要预备什么呢?首先是在教学细节上做预备,其次是在一些“生成策略”(在以后的文章里要专门论述)上做预备。至于全景式的教学流程,绝不在预备之列。由于拒绝“全景式的教学流程”,预备的教学细节就不可能被安置在固定的教学流程之中,所以它们往往就以板块(或者小包装)的形式存在,并通过一定的“生成策略”(在以后的文章里要专门论述)进行假设性(如果是真实性的,就变成教学流程了)的拼接,而最终在实际的课堂教学中可能出现“漂移”现象——惟有现场即时“漂移”过来的,才是真正属于课堂的。另外,课前的预备,还包括心理和思想上的预备——我们常常能够从一些优秀的教师身上感受到这种强大的“心理和思想”。

        既然有这种情形的预备,通常也就有相应的教案编写。不过,为了区别于前面所说的工序式教案(适合于“再现”的课堂),我这里称之为板块式教案。所谓板块式教案,就是在对课文内容进行全面、深入、延伸理解的基础上,教者头脑中预先形成一个个教学板块(如同地球上分布的无数板块一样),然后把这些板块记录在案,形成教案。适应性比较强的教师,甚至可以将板块式教案搞成“书头备课”的形式,在课文的字里行间和其他空白处,写些理解性的文字,补充些资料(如果书上不够写,可以采用粘贴附页的手段),做些标记,安排些可变性、可选择性的教学方案(仅仅是一种框架,而不是“全景式的教学流程”),等等。预备好了的这些板块,在课堂上未必全派上用场,它们类似于卡片,因情况需要才发挥作用。可以说,哪些板块需要,哪些板块不需要,哪些板块发挥大作用,哪些板块发挥小作用,在课堂上完全靠“机缘”。

        下面来比较一下工序式教案与板块式教案的书写特征。工序式教案的书写特征是:一.最佳切入点;二.问题1……N。板块式教案的书写特征是:■可能的切入点1……N;■其他资源。不妨以《老王》为例,如果是工序式教案,便是这样书写——

        一.切入点

        从课文中找出表明作者写文章时特定情感的一个词(这个词即课文最后一句“我渐渐明白:那是一个幸运的人对一个不幸者的愧怍”中的“愧怍”)

        二.问题

        1.俄国文学巨匠托尔斯泰在其作品《安娜。卡列尼娜》的开头这样写到:“幸福的家庭家家相似,不幸的家庭各各不同”,请跳读课文的1—4自然段,思考:老王有着怎样的不幸?(可以从一下几方面引导学生)

        2.请用一句话概括,老王过着一种怎样的生活?用一个字概括。

        3.本文写于1984年,作者杨绛当时已是七十四岁高龄了,这么漫长的时间里,她一直记着老王,仅仅只是因为老王生活得很苦吗?请用一个字回答。

        4.请同学们快速浏览课文的剩下段落,思考:作者主要选取了老王的哪些事情来表现他的“善”?”

        5.从中可以看出,老王是一个怎样的人?用一句话概括。

        6.让我们精读课文8—16段,请同学们抓住课文中一些最具有表现力的词语,细细地品味,想一想:哪个词语触动了我的心弦,为什么?

        7.面对生活如此苦,心地如此善的不幸者老王,杨绛一家为他做了些什么呢?请大家回视课文,迅速找出杨绛一家为老王做的事。

        8.是的,不幸者老王和幸运的杨绛一家就是这样用善良体察善良,用爱心交换爱心。然而,老王去世以后,作者为什么会感到“愧怍”呢?

        ……

       如果是板块式教案,则是这样书写——

        ■可能的切入点1:课文最后一句“我渐渐明白:那是一个幸运的人对一个不幸者的愧怍”的深意。

        ■其他资源:俄国文学巨匠托尔斯泰在其作品《安娜。卡列尼娜》的开头这样写到:“幸福的家庭家家相似,不幸的家庭各各不同”。/ 19世纪法国伟大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家巴尔扎克说过:不幸者唯一的抒情诗歌,就是吁请“正义”与“善良”,来否定他的蒙受冤屈的裁判。/杨绛回忆文字:有一晚,同宿舍的“牛鬼蛇神”都在宿舍的大院里挨斗,有人用束腰的皮带向我们猛抽。默存背上给抹上唾沫、鼻涕和浆糊,渗透了薄薄的夏衣。我的头发给剪去一截……

        ■可能的切入点2:课文8—16段中写老王送油、蛋时的细节。

        ■其他资源:法国著名作家福楼拜对他的学生莫泊桑曾说过这样的话:“无论你所要讲的是什么,真正能够表现它的句子只有一句,真正适用的动词和形容词也只有一个。就是那最准确的一句、最准确的一个动词和形容词。”/细节描写是刻画人物性格,揭示人物内心世界,表现人物细微复杂感情,点化人物关系,暗示人物身份、处境等最重要的方法。/ 孔乙己着了慌,伸开五指将碟子罩住,弯腰下去说道:“不多了,我已经不多了。”(鲁迅《孔乙己》)他不回答,……便排出九文大钱。(鲁迅《孔乙己》)

        ■可能的切入点3:杨绛及其家人对待老王的态度。

        ■其他资源:照顾老王的生意,坐他的车;老王再客气,也付给他应得的报酬;老王送来香油鸡蛋,不能让他白送,也给了钱;关心老王的生计:三轮车改装后,生意不好做,关切询问他是否能维持生活;她的女儿也如她一样善良,送老王大瓶鱼肝油,治好他的夜盲症。/杨绛对待家里的其他临时帮忙的人,如林奶奶。/人道主义:源于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一种思想体系,提倡关怀人,尊重人,以人为中心的世界观,主张人格平等,互相尊重。

        ……

        通过以上比较,我们可以看出,工序式教案试图以教者预设的切入点和问题来对课堂进行全覆盖,只是单向推进而往往不可逆,过于强调教师的主体地位,课堂生硬,在突发事件面前容易产生尴尬;而板块式教案力求以任意角度切入文本并配以预备好的资源,随机推进而具有强大的选择性、包容性、灵活性,能够突出学生的主体地位。

        当然,板块式教案对教者备课素质和教学智慧要求比较高,而且一定要建立在学生自学态度较好和自学水平较高的前提上。所以板块式教案实施起来有很大的难度。但尽管如此,由于“生成”课堂观具有广阔的远景,我们还是应该知难而上、迎难而上。

        放弃“预设”,是极其痛苦,极其不适应的。所以,权宜之计是,“预设”的教学流程最好粗放一点,腾出一定的空间多“预备”一些教学板块,使某个课堂时段具有较强的开放性。

        在我们的教学追求中,如果我们能够坚持少一点“预设”,多一点“预备”,那么总有一天,我们会渐入佳境,最终会做到——从“预设”走向“预备”。

编辑:周灵          

]]>

相关新闻